线

历史 | 柬埔寨大百科

Category Archives: 历史

  • -

李添丁

(ប្រវត្តិលោកលី-ធាមតេងជាភាសាចិន)

李添丁 (高棉语:លី ធាមតេង)柬埔寨华人,于1930年5月15日出生柬埔寨磅针省磅针市一个华人家庭[1],柬埔寨著名民族主义[2]学者作家,1971年其翻译的《真臘風土記》柬埔寨文版在金边出版[3]。此外,李添丁先生还著作了不少小说,给柬埔寨文化方面发展起了积极作用与贡献,1978年,李添丁先生被红高棉政权杀害,

李添丁
លី ធាមតេង
 代表作品:翻译《真臘風土記》成柬埔寨文版
个人资料
出生 1930年5月15日
柬埔寨磅针省磅针市
逝世 1978年(47歲)
宗教信仰 佛教

13707705_310897262582746_3427066041410598973_n

李添丁先生遗照

對外連結 

15697186_393930467612758_3867489247428323791_n李添丁先生后代家人合照
12187938_188383161500824_3282165626332500162_n李添丁先生翻译的《真臘風土記》柬埔寨文版
11218795_178483225824151_2639699481730188392_n年经时的李添丁先生

  • -

方炳祯

15941321_1227510920674294_4385855803462245312_n.jpg111

方炳祯阁下

柬埔寨华人
是柬埔寨50-70年代柬埔寨著名政治家.曾出任柬埔寨教育部部长.政府高级顾问.其女方秋菊亦是柬埔寨著名政治家.柬埔寨促进与保护人权联盟主任.方女士也是柬埔寨巴黎和平条约的谛造者.其侄方侨生亦是柬埔寨著名企业家.加华集团董事长.华人侨领.方侨生勋爵阁下于2017年1月17日出任柬埔寨第五届柬华理事总会会长.

评论


  • -

郑棉发

郑棉发 柬埔寨华人,柬埔寨著名侨领,企业家,慈善家[1],出生于柬埔寨的一个传统的华人商人家庭,现居澳洲墨尔本,1999年,中国庆祝建国50周年时,邀请海外华人到北京参加盛典,柬埔寨华人的出席名额只有二个,郑棉发先生便是其中之一。曾任澳大利亚维省潮州会馆荣誉会长、柬埔寨柬华理事总会荣誉会长、柬埔寨潮州会馆荣誉会长等职,

 

经历

  • 出生于柬埔寨
  • 1974年举家迁移至越南躲避战祸,
  • 1981年重返柬埔寨,再建家园事业,
  • 现居澳洲墨尔本

旗下公司

  • 茂胜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
  • 茂胜铁钉刺线涂料厂有限公司
  • 郑棉发工业园房地产有限公司
  • TEXAS香烟厂有限公司
  • 金边啤酒厂
  • 民杰印刷厂[2]

 

對外連結


  • -

柬埔寨华人移民史与演变

download

柬埔寨地处中南半岛,古称扶南,是东南亚最早的印度化国家,历代与中国各王朝保持优好的关系,扶南国王于五世纪末遣使中国梁朝,并朝贡称藩,梁武帝萧衍赐封其为扶南国王,并赐名陈侨如,赐朝服,从此中柬关系日益加强,也掀起了不少中国人移民柬埔寨的数次:

  • 唐末黄巢的农民起义失败,许多农民军,逃亡柬埔寨,形成最早的旅柬华侨,
  • 宋朝海上商业发达,许多宋人来到柬经商并定居于彼,
  • 元灭宋,不愿投降蒙古的南方沿海汉人,纷纷定居东南亚,其中包括柬埔寨,元朝使节周达观曾出使柬埔寨,回国后,描写了「真腊风土记」当时中国皇帝赐称柬埔寨为真腊,
  • 明朝时,真腊国王遣使明朝朝贡,明太祖大悦,明太祖并列真腊为不征之国,明成祖时期,郑和下西洋,大部分沿海中国人随之而移。到东南亚各国经商,在真腊国内,华人此时有十万之众,但真腊王国非常敬仰华人,实行宽容之治,并规定「柬人杀华人者死,华人杀柬人者赔金」的偏向华人之制,郑和死后,真腊王闻讯 在首都(今磅针省)立建了三宝公庙,
  • 明末,许多抗清失败的明军与农民军逃亡于东南亚各国,其中下柬地区,其中著名有莫玖,领部五千多人到柬,柬王国封其为河仙太守,还有陈上川总兵,郑成功余部杨彦迪将军,纷纷来柬,并有不可胜数的南明官军与家属留居柬国各地,如磅针省,菩萨省,国公省,贡不省等,他们自称为明香人,即为点着明朝的香火之意,后改为明乡人,并立了许多「明香庙」庙里供奉着大明历代皇帝雕像,他们对柬的政治变化很大,如那时柬王室内部王室夺位之争,莫天赐(莫玖之子)协助柬国王复位,柬王为答谢他,认他为义父,自称為子,并割五州为酬谢,其后莫氏后代投降越南,此地部分成为今越南南部,
  • 1900年-1950年中国发生辛亥革命日本侵华国共内战,导致大批中国南方沿海各省的中国人下南洋,其中来到柬埔寨大多数为潮州府人,其次为广府人、海南人、客家人、福建人,并开发了柬埔寨三州府县、大金欧市、河良市、贡不市、铁桥头等,

如今虽然柬华人只有80万,占柬国人口中的3%,但却占据全柬的经济80%,而现柬政府内阁80%政客,都有华人血统,总理洪森(其父祖籍海南)国会主席谢辛(祖籍潮州)许多军政领袖也是华裔,政府十分重视华教发展,全柬由华人会馆的公立华校有72所,还有私立的华校(包括国外人,新加坡人,美国人,华人,柬人,中国人开办)多不胜数,最近随着中国,台湾,港澳,新马投资者来投资的增加,所以目前柬国立公立政府学校也在傍晚五点至七点开办中文补习课,全国都掀起中文热的情况,柬华人人数虽少,但势力却大,这是因为历史原因离不开关系,因柬人只有名无姓氏,所以大多数柬人也开始用汉姓,很多柬人,连乡下较黑的柬人也称自己的祖先从中国来的,中国传统的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元,中秋,重阳,冬至,除夕,超过98%的柬人也过中国节日,与华人同欢,虽然柬没有对中国节日定为法定节日,但如春节,清明,中元等天,各柬政府部门,学校,市场也停滞,

演变

虽然华人在柬埔寨有着良好的环境,积极融入当地社会,这样也免不了华人被同化为柬埔寨人,

下面是华人同化成柬埔寨人的主要原因:

1)华人少说与学习华语,华人不再以华语为主要语言,全柬华人100多万人,华人青年有近60-70万,但全柬的华校学生只有5万而已,柬埔寨懂中文者不到20万人,

2)华人多以高棉语互相沟通,就算华人与华人之间也大部分以高棉语交流,

3)华人子弟没有兴趣去传播中华文化,比如华人庙宇,华人庙的主持人先贤百年之后,基本上没华人接班,元宵节游神(游神渐渐被越南乩童代之),

4)华人虽然成功圈入柬埔寨的政治内,但华人高官的子弟,一般不会说华语,他们的姓名更快的高棉化,取高棉正统名字,为获得柬埔寨公民的支持与认同和政治家族经济利益,他们的外语多以英语,法语为主等,

5)柬埔寨人与华人的融合,经过几代的通婚与混血之后,分不清哪是华人?哪是柬人?基本上以柬埔寨人自称,

6)高棉民族主义的崛起,这样华人大多数子弟为避免岐视,与其配合,演成柬埔寨人,


  • -

越南裔柬埔寨人

越南裔柬埔寨人高棉語យួន,發音:Yuon)即在柬埔寨定居的越南人。首批越南人在19世紀初廣南國時期到當代柬埔寨領土定居,而在移居柬埔寨的越南人當中,又以在法國殖民時期柬埔寨人民共和國時期抵達當地的移民居多。他們曾在1960年代成為柬埔寨人數最多的少數民族。

越南人也是1970年代高棉共和國赤柬當權時期大規模種族屠殺的目標,在此期間,當地越南人當中被殺者數以千計,而到越南逃難的人則更多。高棉人和越南人這兩個民族之間的關係很差,而自1990年代起,越南人也成為了反對黨仇外攻擊的對象。當地大部分越南人都是無國籍的柬埔寨居民,因此他們在接受教育、就業和置業這幾方面都遇到困難。

歷史

自1620年代起,越南僑民便開始在當代越南南圻胡志明市定居。柬埔寨人把這個地區稱為下高棉(Kampuchea Krom),傳統而言這裏是高棉帝國的領土,卻在吉·哲塔二世在位期間(1618年-1627年)落入廣南阮主的控制。1813年,阮朝將領黎文悅在徵得嘉隆帝同意後派兵10000人進入金邊,帶同之前被得到暹羅(今泰國)支持的王弟推翻的安贊二世回國復位,並確立越南對柬埔寨的保護權。阮朝朝廷下令要求柬埔寨民眾遵循越南的風俗,並以當地省市的越南文名稱取代原有的地名。阮朝鼓勵越南人移居柬埔寨,而越南朝廷公文顯示,在1830年代,每年平均有5000名越南人移民柬埔寨。阮朝朝廷實施的政策引起了柬埔寨民眾的不滿,更成為數次起事的起因。

柬埔寨的法國殖民政府在1880年向當地的越南裔居民賦予公民地位,而越南人也在隨後50年內大舉移民到柬埔寨。根據法國殖民當局進行的人口普查,1860年代當地只有約4500個越南人,到了1930年代末卻已經大幅增加到約20萬人。1940年日軍入侵法屬印度支那期間,身在柬埔寨的越南民族主義者曾一度嘗試攻擊法國殖民官員,但不成功。柬埔寨在1953年獨立後一年(1954年)頒布新國籍法,把高棉語能力和民族出身定為當地的入籍標準,因此該法律成功阻止當地越南人和華人加入柬埔寨國籍。當地越南人有時也會在基層社區被柬埔寨人以暴力恐嚇。1962年,人民社會同盟召開大會,與會政客辯論的其中一個議題就是柬埔寨少數民族的國籍問題,最後大會通過了一份決議案,內容是拒絕當地越南裔居民歸化入籍。

朗諾在1970年掌權,廢除君主制,並建立高棉共和國。當時高棉共和國政府發起宣傳運動,把柬埔寨的越南人說成是越共游擊隊的特務。當時約有3萬名當地越南人被當局逮捕,並在監獄處決,另外還有200萬名越南人被遣返回越南。5年後(1975年)赤柬奪權時,仍在柬埔寨定居的越南人約有200-250萬人。當中有四分之三的越南人被驅逐到越南,剩下的2萬人都留下來,他們都是柬越混血兒,卻在赤柬統治時期被當局殺害或死於大屠殺。到了1979年越南軍隊攻入柬埔寨的時候,幾乎所有當地越南人都已經被殺或者流離失所。越南扶植成立柬埔寨人民共和國新政權,而這個新政府也委任越南人擔任顧問。柬埔寨人民共和國政府在1983年制定鼓勵本來住在柬埔寨的越南人回到柬埔寨定居的官方政策,而且由於當時限制越南移民湧入柬埔寨的邊境檢查措施不嚴,因此在柬埔寨無親無故的越南人也能夠來到該國定居。柬埔寨人民共和國政府承認越南人是官方認定的少數民族,而當地越南人人口較多的地區也成立了越南僑民社團。在1990年越南從柬埔寨撤軍之前,柬埔寨人民共和國政府還會為這些越南人簽發身分證。

自1992年起,聯合國柬埔寨臨時權力機構(聯柬機構)一方面創造了新的就業機會,引來越南裔移民工到柬埔寨應徵有關的職缺,另一方面又准許註冊政黨開設辦事處,而奉辛比克黨佛教自由民主黨等政黨也在同時開始向民眾宣揚反越南情緒,以爭取選民在1993年大選中投票支持這些政黨。控制柬埔寨西北部地區的赤柬則在1992年6月通過決議,計劃對越南軍人和越南裔平民發動有計劃的屠殺,並於1992年12月開始對越南裔平民發動第一次游擊隊式攻擊,並宣稱部分平民其實是由越南軍人假扮,還以此為這場殺戮辯護。赤柬展開的大規模屠殺使得大約21000個當地越南人在1993年3月到越南逃難。

1994年8月,柬埔寨國民議會頒布新移民法,准許當局把非法移民遞解出境。聯合國難民署認為這項法律針對柬埔寨的越南難民,令柬埔寨政府要在其後介入有關爭議,並保證當局不會把大批越南難民遞解出境。雖然赤柬繼續對越南裔平民發動零星攻擊,不過他們已經在1999年投降,然而當地越南人被柬埔寨社會歧視的現象卻一直持續下去,而且他們還會受到社會和政府機構威嚇,這種威嚇現象在大選期間和柬埔寨和越南發生爭議時會變得特別嚴重。

人口特徵

人口數目

人口史
年份 人口
1874年 4,452[24]
1911年 79,050[24]
1921年 140,225[24]
1931年 176,000[9]
1936年 191,000[24]
1962年 218,000[14]
1981年 8,197[25]
1984年 56,000[25]
1995年 95,597[25]
1998年 96,597[25]
2008年 72,775[1][25]
2013年 14,678[1]

一般而言,柬埔寨的越南人都集中在橫跨暹粒省磅清揚省菩薩省洞里薩湖湄公河沿岸地區定居,而人數較少的越南人社群也可以在金邊和柬埔寨東南部與越南接壤的波蘿勉省柴楨省[27]貢布省干丹省桔井省茶膠省找到。當地越南人人口在1962年達到頂峰,當年的政府人口普查顯示他們是該國人數最多的少數民族,佔全國人口的3.8%。文獻記載,諾羅敦·西哈努克曾在1965年對1962年的人口普查數據作出修正,並指出當時柬埔寨共有40萬名越南人人口。從事柬埔寨研究的學者麥可·維克里(Michael Vickery)估計,1986年當地越南人人口達20至30萬人。另一方面,1980年代柬埔寨政府進行的人口普查則估計當時當地越南人少於6萬人。右方的表格是根據歷年政府人口普查數據得出的越南裔柬埔寨人人口數據表。

宗教

當地越南人以大乘佛教徒、高台教徒或羅馬天主教徒自居。當地越南裔佛教徒一般而言都可以在洞里薩湖沿岸和柬埔寨郊區貧困的鄉鎮中找到。由於他們信奉的佛教教義和信仰受到中國民間信仰的影響,所以他們會在節慶期間參加由華人舉辦的宗教儀式。在1990年代之前定居柬埔寨的越南人家庭或多或少都已經開始跟從上座部佛教(高棉人的主要宗教)的習俗。

一家位於菩薩省哥哥縣磅隆鄉(Kampong Luong, Krakor)的越南天主教堂

當地越南裔天主教徒的祖先都是阮朝嗣德年間(1848年-1883年)為免遭受宗教迫害而逃到柬埔寨的天主教難民。這些天主教徒又可以分為住在金邊的城市居民和住在洞里薩湖沿岸的漁民。越南裔天主教徒約佔柬埔寨天主教徒總數的九成。在1960年代,該國天主教徒約有65000人。1970年3月,當地大部分越南裔天主教徒都被當局殺害或者遞解出境,趕回越南,而當地的天主教會一直到1990年才獲准重建。截至2005年,柬埔寨約有25000名天主教徒。

當地也有一小部分越南人信奉在1926年創立的高台教。高台教創立後頭幾年曾成功吸納越南裔和高棉信徒,不過後來柬埔寨王室頒令取締高台教,而柬埔寨民族主義者也開始迫害高棉裔高台教徒,因此自1930年代起,當地就只有越南人會信奉高台教。位於金邊毛澤東大道的高台教教會在1937年建成;到了1960年代,柬埔寨全國高台教徒總數已有7萬人。高台教曾被高棉共和國和民主柬埔寨政權取締,但在1985年重新獲得官方承認。至2000年,柬埔寨約有2000名高台教徒。

語言

整體而言,柬埔寨的越裔居民會講高棉語越南語,而他們說這兩種語言的流利程度則各有不同。在洞里薩湖沿岸自給自足的漁業區生活的越南人會以越南語進行日常溝通,當中有的人只具備有限的高棉語會話能力,還有同時精通高棉語和越南語的人。另一邊廂,在人口以高棉語使用者為主的鄰里社區居住的越南人會把他們的子女送到公立學校上學,因此這些兒童能講一口流利的高棉語,理解越南語的能力卻顯得很有限。

教育

由史蒂凡·埃倫特勞特(Stefan Ehrentraut)等民族學家進行的田野調查發現,就讀公立學校的越南裔柬埔寨兒童為數甚少,而當地越南裔兒童當中公立學校學生所佔的比率則因省份而異。在磅清揚省和暹粒省,越南人濱河而居,這兩個省份的越南裔兒童當中,公立學校學生僅佔總數不到10%,比貢布、桔井等其他省份越南裔兒童入讀公立學校的比率更低。由於當地大部分越南人都沒有持有公民證,所以他們都無法為子女報讀公立學校。大部分能夠上學的越南裔兒童當中都只能在學校讀幾年書,而能夠完成高中課程的越南裔學生少之又少,這是因為這些學生的家長都無法負擔學費開支。越南裔學生也在課業上遇到困難,因為高棉語是學校唯一的授課語言,而在家裏講越南語長大的越南裔兒童只具備有限的高棉語能力。越南人社團和基督教團體會在洞里薩湖和湄公河沿岸一些越南人社區開設私人學校,這些私人學校會教授越南語,學生則以貧困家庭兒童居多。

經濟

有學識的越南裔柬埔寨人曾在法國殖民統治時期獲當地公務機構聘用,擔任秘書、文員和官員。柬埔寨在1953年獨立後,由西哈努克領導的政府淘汰大部分越南裔公務員,並由柬埔寨人取代他們,因此這些越南人便要到銀行和商業企業求職,應徵文員和其他辦公室職位。於1960年代,在當地城市定居,但教育程度較低的越南人會到由華裔商人擁有的汽車維修廠和機械維修廠當維修工人。在郊區定居的越南移民當中,有沿着洞里薩湖和湄公河作業的漁民,也有在磅湛省和桔井省工作的橡膠種植園工人。

由於當地大部分越南人都沒有國籍,所以他們都要從事建築業、回收業、色情業等各種非常規行業,或者成為流動小販,並以此謀生。沿着洞里薩湖和湄公河定居的越南人都是只能勉強餬口的漁民。當地有相當數量的無國籍越南人是在聯柬機構統治時期(1992年-1993年)移民到柬埔寨的越南移民。當地大多數越南人仍然活在貧窮線下,不過也有極少數越南人能躋身柬埔寨商界。周速光(Sok Kong)就是當中之一,他旗下的企業集團蘇基密集團(Sokimex)涉足的行業包括石油業、旅遊業、酒店業、交通運輸業、地產業、製造業和金融業,還擁有發售吳哥窟景區門票,並從此收取利潤的特權。

與社區和社會的關係

政府

幾乎90%的當地越南人都是柬埔寨的無國籍居民,他們都沒有持有身分證、出生證明書之類的公民證。1996年柬埔寨國籍法技術上容許在柬埔寨出生的越南裔居民申請柬埔寨國籍,不過他們卻會在這個過程當中遇到內政部中層官員的阻攔——這些官員一般而言都會拒絕為越南人進行公民登記,因為他們擔心如果他們這樣做的話,會引起反對派干涉的政治後果。也有一小部分越南裔居民取得當地公民權,不過他們在此之前必須向內政部官員行賄,或者和高棉人通婚。曾有報導指出內政部官員會沒收這一小撮越南裔柬埔寨公民持有的公民證。因此,由於當地大部分越南人都沒有柬埔寨公民權,所以他們受到法律禁制,無法享用公共醫療服務、接受教育、就業和購地置業。沒有國籍的越南人會在水上搭建浮村,而不會購買陸上住宅,因為要購買路上住宅,就要擁有當地的公民證。根據柬埔寨少數民族權益組織進行的田野調查,內政部官員會在洞里薩湖和越南裔漁民對峙,並要求他們繳納賄款,以換取他們捕魚的權利。

種族關係

越南過去統治柬埔寨的歷史引起高棉人一直以來對越南人的共同敵意,因此高棉人對越南人社群有着惡劣的觀感。人類學家唐納德·威爾莫特(Donald Willmott)在1958年對金邊一所高中的學生進行的調查發現受訪者認為高棉人和華人的關係大致上很融洽,不過高棉人和越南人的關係卻不友好。相比而言,當時當地越南人和華人之間的關係要比高棉人和越南人的關係更好,因為兩者文化相近,當地華裔男人還會迎娶越南裔女人,這種情況在華人、越南人人口較多的金邊和柬埔寨東部特別常見。2013年埃倫特勞特進行的田野調查卻發現,當時不只是高棉人,占族人、華人與當地越南人之間關係也變得更惡劣。

由於當地大部分越南人都沒有柬埔寨公民權,因此鄉/分區理事會都不會有代表他們的成員。在埃倫特勞特的田野調查中,受訪者表示絕大部分柬埔寨鄉長、分區長和鄉級官員都蔑視越南人,所以他們也支持禁止越南人的代表獲取當地公民權,以及參加鄉/分區理事會的選舉和會議。越南人會自行為自己居住的村落委任村長,還會向在2003年創立的越裔柬埔寨人協會(越南语Tổng hội người Campuchia gốc Việt)轉達越南人社群關心的議題。越裔柬埔寨人協會只擁有有限的財產,經費來源包括會員費、越南駐柬埔寨大使館的捐款和越南人社群轉售墳地的得益。這些經費會用來解決越南人社群關心的問題,包括支援越南人廟宇的運作、推廣越南語教育和援助貧困越南裔家庭。雖然當地越南人社群對越裔柬埔寨人協會的支持不言而喻,不過大部分當地越南人都不想加入這個協會,因為他們擔心自己加入協會後,就會被柬埔寨主流社會污辱。截至2013年,越裔柬埔寨人協會已在柬埔寨23個省份當中的19個省份開設分會。

政治

自1993年大選以來,越南人定居柬埔寨的現象便一直是柬埔寨部分政黨在大選中為了爭取選民支持而提出的其中一個議題。參加1993年大選的主流政黨包括奉辛比克黨、佛教自由民主黨和高棉爭取民族自由解放運動,這些政黨在競選活動中既提出關於越南人定居柬埔寨和越南看似干預政府運作的課題,也指控越南人在柬埔寨定居是柬埔寨經濟失敗的原因,並承諾如果他們在大選中勝出,他們就會把越南人驅逐出柬埔寨。與此同時,已表態拒絕參與當屆大選的赤柬也有類似的反越南情緒,不過和主流政黨不同的是,他們展現這種情緒的手法更為極端。赤柬會藉助聲明和電台廣播指控聯柬機構勾結越南,並呼籲動用武力驅趕當地的越南人。接着他們又對越南裔平民發動襲擊,這些襲擊在當屆大選結束後仍會繼續發生。

1998年大選期間,奉辛比克黨和當時剛剛成立的桑蘭西黨都在競選活動中再三運用反越南的言詞為自己的政黨拉票。奉辛比克黨領袖諾羅敦·拉那烈和桑蘭西黨領袖桑蘭西既指控一些本來沒有國籍的越南人向政府官員行賄,並獲得柬埔寨公民權,也指控越南政府對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人民黨)仍然具有政治影響力。針對越南裔平民的暴力襲擊事件數目也在同時上升,發動這些襲擊的人包括赤柬的殘餘勢力和類似的柬埔寨平民。帶有政治動機,且針對越南裔平民的暴力事件在2000年之後已有減少,而反對黨也在隨後2003年和2008年兩屆大選中減少運用反越南言論。2009年10月,桑蘭西指控越南在邊界劃分的過程當中侵佔柬埔寨國土,還率領一群社運人士到柴楨省拔去越柬邊界的界樁。雖然桑蘭西因此而在缺席審訊的情況下被法庭判監,不過這件事件卻成為2013年大選柬埔寨救國黨(救國黨)競選活動的一大焦點。救國黨領袖不但宣示歷史上柬埔寨對下高棉的主權,還鼓動救國黨支持者的反越南情緒,救國黨在2013年大選中以微差落敗之後,便在2013年至2014年期間發動多次反政府示威,並引起越南人在金邊開設的商店被搶劫的事件。

當地絕大多數越南人都支持人民黨,當中擁有柬埔寨國籍的越南人會在大選中投票給人民黨。該國其他政黨強烈的反越南情緒是驅使當地越南人支持人民黨的主因。雖然人民黨很多普通黨員和其他政黨一樣都有反越南的情緒,不過該黨卻一直對越南裔社群公開表達中立的態度。埃倫特勞特指出,人民黨一方面不公開支援越南裔社群,以免引起流失選票,選票外流到其他政黨的潛在後果;另一方面他們也要維繫和越南政府之間的關係(這段歷史關係可以追溯到1979年)。該黨中立的取態就是為了兼顧這兩方面的情況。擁有柬埔寨國籍的越南人也憂慮他們的人身安全會在選舉期間受到威脅,這種情況在1993年和2013年兩次大選當中顯而易見——越南裔平民的人身安全先在1993年大選期間受到赤柬的威脅,又在2013年大選期間受到救國黨支持者的威脅,他們還在這兩屆大選中放棄投票權。

为何柬埔寨人称越南人为“阮”

大部分柬埔寨人并不喜欢越南人,并把越南人称为“阮”(Yuon),据一位80多岁的柬埔寨老华人解释,“阮”是柬埔寨的梵语,意为强盗,因为历史上越南曾侵占了柬埔寨领土并杀害过很多柬埔寨人,柬埔寨人对越南人心怀怨恨,所以称越南人为“阮”。

根据柬埔寨老华人还提到,柬埔寨华人也把越南人称为“阮”,华人到柬埔寨一般是做生意经商,希望有和平的环境,但当时越南阮朝人为了扩大领土,发动战争侵略了柬埔寨,造成了柬埔寨华人做不成生意,被迫逃避战乱,因此老一辈的柬埔寨华人对越南人并没有好感。

当时的越南国王姓阮,所以许多柬埔寨华人就生气的骂越南人国王为“阿阮妈的,打什么打你妈,让我不能买卖”当时柬埔寨的华人多是福建人,“阮”福建话读“佣(Youn)”,潮州话也读“佣(Youn)”,那时普通话并非国语,从那以后,柬埔寨华人也多称越南人为Yuon(阿阮) 或安南人,柬埔寨华人叫“阮”就等于是指骂越南人的阮氏国王。

相关资料


  • -

柬越战争

柬越战争(越南语:Xung đột biên giới Việt Nam-Campuchia,高棉语:សង្គ្រាមកម្ពុជា-វៀតណាម),或称越柬战争,越南称越南西南边界反攻战役发生于1975年5月到1989年12月期间的一场战争。交战双方分别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和民主柬埔寨。1975年5月,红色高棉指挥的部队进入了富国岛,后被越南军队驱离。此后两国不断发生边境冲突。越南方面不断指责红色高棉当局入侵越南领土、屠杀在柬埔寨的越南公民。民主柬埔寨方面也指控越南侵犯了柬埔寨领土。

指挥官和领导者
越南 黎德英
越南 黎笋
柬埔寨人民共和国 韩桑林
柬埔寨人民共和国 洪森

指挥官和领导者
民主柬埔寨 波尔布特
民主柬埔寨 乔森潘
民主柬埔寨 宋双
柬埔寨王国 丁代尔
柬埔寨王国 诺罗敦·西哈努克

攻陷金边
1978年12月25日,越军集中使用18个陆军师又15个团(旅)、1个航空兵师,共约20余万人的兵力对柬埔寨发动全面进攻。军事行动总指挥是越南国防部副部长兼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黎仲迅,副总指挥黎玉贤少将。越军展开7个军级地面作战部队,从北向南依次是:
越军第5军区第307、第309师、第198特工旅,可能还有4个地方团,从波来古沿19号公路进攻柬埔寨东北腊塔纳基里省,尔后分两路向上丁省及蒙多基里省进攻。

越军第7军区的第5、第302、第303师,第117特工旅、配属第3军第12装甲旅、以及西宁省团、隆安省团、小河(Sông Bé)省团,第262炮兵团、第26装甲团,E25 QK7工兵团(包括D739道桥营辖C10、C11、C12连)、D278地爆营、D98摩托化营、D741舟桥营),以及3个营的高棉人部队,军区司令阮明州 (Nguyen Minh Chau)少将。沿13号公路进攻斯努( Snuol)、桔井省。
越军第3军(即“西原兵团”,军长 Kim Tuấn)第10、第31、第320师,后增加了第302师,从越南的西宁省,沿7号公路进攻磅湛和波罗勉,尔后,分三路向金边、磅清扬、菩萨进攻;

越军第4军(军长黄琴)第7、第9师、第341师,配属第2师、第22装甲旅、第24炮兵旅、第25炮兵旅、2个地方团、1个战船队,以及越南籍高棉人组成的3个步兵营, 从西宁省西南一带出发进攻柬埔寨的柴桢省及1号公路在金边方向的湄公河渡口乃良。

越军第9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黎德英)的4、330、339师及5个团,从安江省靖边县至湄公河右岸展开,进攻柬埔寨茶胶省,尔后向金边西侧迂回,攻占磅士卑、磅清扬。

越军第2军(即“香江兵团”,军长阮友安,政委Lê Linh)的第304、第325师从安江省靖边县至坚江省河仙市展开,进攻柬埔寨的贡布。
越军第101、第126海军陆战旅在171舰队的支援下,夺占柬西南的沿海地区云壤(Ream),封锁磅逊半岛的西哈努克港。

越南空军第901作战群,包括空军第372师的F-5、A-37、UH-1飞机以及运输机C-130、C-119、C-47,以及空军第921团的MiG-21。
柬军编成24个师,每师2000至4000人,沿边境一线展开。在19号公路方向1个师、13号公路方向3个师、7号公路和克列地区5个师、1号公路的柴桢地区8个师、2号公路方向2个师,纵深地区有新建的5个师。

1978年12月25日,越军首先对柬军仅有1个师设防的东北大区实施突破,沿19号公路向柬纵深进攻,于1979年1月3日占领了上丁和戈涅。越军沿13号公路进攻的部队在坦克配合下,分三路突破柬军斯努防线,于1978年12月30日占领了桔井。越军沿7号公路进攻的部队在哗变柬军203军区的配合下于1979年1月2日进至湄公河渡口洞里贝,渡河围攻磅谌,1月5日,越军部分兵力绕过磅谌西进。

越军进攻金边及其东南的部队占使用总兵力的80%,于1978年12月27日发起进攻。其中,越军主攻金边的主力部队分兵两路,一路沿1号公路进攻,于1979年1月3日攻占柴桢;另一路沿湄公河左岸北上进攻,攻陷波罗勉和干丹省,于1月4日进至乃良(1号公路的湄公河渡口),切断了在柴桢地区的柬军后路,并推进至金边以东的三隆通。沿2号公路与3号公路进攻的越军主力部队,于1979年1月5日已经占领茶胶、贡布等地,并以一部兵力突入金边西南磅士卑,切断了金边至西哈努克港的4号公路。

1979年1月5日至6日,越军从东、西、南三面逼近金边市。1月6日中午,西哈努克亲王与南斯拉夫驻金边外交人员等乘坐中国派去的波音707民航专机,从金边波成东机场起飞撤离。民柬部队守备首都的中央警卫师以及柬埔寨党政机构被迫主动撤出金边,越军于1月7日12时30分占领金边,据美国人亨利.莫尔写的《越战前后目击记》记载:越军侵占金边后,枪杀每一个见到的行人,所有被俘的红色高棉的士兵和平民全部遭到血腥的屠杀,越军向居民楼里开枪射击,到处是死亡的惨叫声,越军士兵促出一个名叫塞莱的16岁女孩,二十多名越军士兵在外面的大街上轮奸她,最后把这位昏迷不醒的女孩弄到一辆开来的坦克车里拉走了,拒不完全统计,金边约有几万柬埔寨人死在了越军的枪杀下,数千名柬埔寨妇女被越军强奸,轮奸,奸杀。(《越战前后目击记》书中“第五代统治者”章节中提及此屠杀,数据来源于作者摘抄《曼谷邮报》采访报道一位泰侨目睹金边时的情况摘抄而来)。 占领金边后,越军分三路沿交通线追击、攻陷柬埔寨主要城镇,日进攻速度50-100千米:
1979年1月10日控制了西哈努克港。

沿洞里萨湖南岸的5号公路,越军由金边向西北柬泰边界推进,于1979年1月11日占领了磅清扬、1月12日占领了马德望。

沿洞里萨湖北岸的6号公路,越军由金边向西北柬泰边界推进,于1979年1月9日至11日,相继占领了磅同、暹粒和诗梳风。

至此,越军占领了整个柬埔寨重要城镇及广大地区。毙俘民柬部队1.36万人,缴获枪支7000多件,炮200门,车辆800台,坦克和装甲车60辆,飞机51架。越军参战坦克和装甲车600余辆,飞机作战飞行500架次。

1979年1月7日占领金边当天,“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中央委员会主席韩桑林发表告人民书。第二天即1月8日,“柬埔寨人民委员会”宣布成立,开始行使柬埔寨国家权力,韩桑林为人民委员会主席,宾索万为副主席兼管国防,洪森为委员会委员兼管外交,谢辛为委员会委员兼管内政,委员高占达负责新闻、出版和文化部,委员姜文教授负责教育部,委员努本博士负责卫生兼社会事务部,委员莫萨贡负责经济和人民福利部,同时苏联、东德、匈牙利、保加利亚、越南、老挝、阿富汗立即宣布承认支持韩桑林为首的金边新政权。 越南扶植了一个傀儡政权即柬埔寨人民共和国长达14年之久,该政权得到苏联和东欧国家集团的承认,在此期间,越南人民军部队一直驻留在柬埔寨领土上。

images

持续抵抗
1979年1月8日,民主柬埔寨政府发表声明,呼吁“全体柬埔寨人民将结成最广泛的民族的、民主的、爱国的统一战线,同越南侵略者战斗到底”。民主柬埔寨军队3万余人撤退到柬泰边境,重新整编后,于1979年12月改称“民主柬埔寨国民军”,保持师、团、营的番号。1979年12月15日至17日民主柬埔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民主柬埔寨政府、民主柬埔寨国民军领导人举行联席会议,决定中止执行1976年的民主柬埔寨宪法,并以柬埔寨爱国、民主、民族大团结阵线政治纲领草案取而代之。农谢留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森潘被任命为柬埔寨爱国、民主、民族大团结阵线临时主席,继续留任国家主席团主席。乔森潘取代波尔布特担任政府总理,波尔布特留任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成立国家军队最高委员会,波尔布特任主席兼司令,切春任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宋先为秘书长。 1981年12月6日宣布柬埔寨共产党彻底解散。

1979年8月间宋双在泰柬边境活动,联合另外5个抗越组织,于1979年10月9日在泰柬边境宣布成立“高棉人民解放全国阵线”,宋双任主席,姜万任副主席,其军事组织为“高棉人民民族解放军”,军事负责人是丁代尔。宣称该阵线为“高棉民族真正合法的代表”,恢复使用柬埔寨王国国旗。并称拥有兵力3000人,其成员多为前朗诺政权的军人、韩桑林政权的逃兵和民主柬埔寨当局的“叛逃者”。 宣言称不相信“能够在战场上同越南人真正较量”,只有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越南侵柬问题。

1979年9月下旬,西哈努克在朝鲜平壤召开“高棉民族主义者联盟”成立大会。其军事组织为“高棉民族主义军”。

1981年2月,东盟国家开始担心金边韩桑林政权拿到联合国的代表席位。为此,东盟国家转变了敌视民主柬埔寨的立场,认为在抗越形势下,只有依靠西哈努克的政治号召力以及民主柬埔寨在军事上是抗越主力这一事实,实现大联合才能保住在联合国席位。1982年6月22日,“柬埔寨爱国、民主、民族大团结阵线”领导人乔森潘,“高棉人民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人宋双,“争取柬埔寨独立、中立、和平与合作民族团结阵线”领导人诺罗敦·西哈努克,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签署了《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成立宣言》。1982年7月9日,西哈努克发表声明宣告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成立。民主柬埔寨主席为诺罗敦·西哈努克,负责外交事务的民主柬埔寨副主席为乔森潘,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总理为宋双。与此同时,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多数成员一直不承认由越南扶持的“柬埔寨人民共和国”,民主柬埔寨政府一直保留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9年第34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2号决议,要求所有外国军队立即撤出柬埔寨。

在柬埔寨的越军部队称为“478兵团”,历任军事指挥为黎德英、黎仲迅、段奎、黎玉贤上将(自1987年2月)。1979年至1980年的旱季,越军发动了对民柬国民军在柬埔寨西部山区的根据地及全国境内的柬军残余力量的全面进攻,力图彻底消灭民柬抵抗力量。1980年至1981年旱季、1981年至1982年旱季、1982年至1983年旱季,越军连续三个旱季发动对柬埔寨西部山区的根据地的重点进攻。而民柬国民军这一期间的袭击战斗从泰柬国界山区逐步向内地平原区扩散,发展到了金边及其周围地区。1983年3月与1984年3月,越军两次出动团级兵力攻入泰国境内4-5千米,与泰国军队发生激战。 1983年至1984年旱季,民柬国民军在泰柬国界的主力部队第一次在越军攻势下不撤退进入泰国,而是成功地反守为攻[6]。1984年10月,越军制定名为“K-5计划”的反游击战策略,以8个师攻克泰柬国界的抵抗武装营地后实施就地坚守,征集民伕沿泰柬国界修建长800千米的战略公路,实施“边境封锁”;越军在内地使用4个师执行清剿任务,此外在每个省都至少部署越军一个地方独立团。 1985年至1986年旱季,越柬双方均未展开大规模作战行动,但游击战与反游击战激烈,此时越军与韩桑林政权军队约26万人,民柬三方抵抗武装约8万人。

1986年夏,越共中央总书记黎笋逝世。1979年战争爆发后,越南的军费开支占国家财政支出的50%到60%,无力对越南国内经济建设投资。

1986年12月越南共产党召开第六次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的政治报告承认“上个五年计划的重要指标没有完成”,“生产发展缓慢”,“供求关系的矛盾日益激化”,“分配流通领域出现紧张和混乱”,“财政赤字巨大”,“通货膨胀严重”,“人民物质和文化生活的许多最起码的正当要求得不到保证”,“群众对党的领导和国家机关的职能的信心减退”,“总的主张和政策方面的严重和长期的错误,是战略指导和组织实施方面的错误”,越共决定开始搞革新开放,谋求从柬埔寨战场脱身。[7]1988年,苏联自身经济恶化,停止了对越援助,越南国内通货膨胀达到1000%,还发生了缺粮情况。1988年7月,越南单方面宣布至年底从柬埔寨撤军5万人。1988年7月25日,民柬三方、越南、金边韩桑林政权、老挝、东盟代表在雅加达举行非正式会议,谈判越南从柬撤军问题。1989年9月27日,越南政府宣布从柬埔寨全面撤军。1990年8月,最后一批越军撤离柬埔寨。同时柬埔寨各派政治势力之间逐步实现停火。1990年11月,柬埔寨冲突各方签署了《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决定了在由联合国向柬埔寨派遣维持和平部队,在柬埔寨举行大选并组织民族联合政府等事项,柬越战争结束。联合国驻柬临时机构1993年11月间开始撤出柬埔寨。
据《李光耀回忆录》[6],美国为非共产党的西哈努克、宋双的抵抗武装提供了1.5亿美元援助、新加坡提供了5500万美元、马来西亚提供了1000万美元、泰国则提供数百万美元的训练、军火、粮食和战争费用。中国为支援宋双和西哈努克的非共产党抗越部队耗费1亿美元。

 

d70c224e5b2e04fbfab46a6ed834a951


  • -

泰法夺柬埔寨主权之战

1940至1941年,泰国和维希法国之间因为对法属印度支那(Indochine française)的某些原属泰国的柬埔寨一些地区的所有权发生争持,从而爆发了小规模的泰法战争。
早在二战爆发之前,两国政府有为边界事务进行磋商,法国政府曾表示仅愿意在边界上作微小的调整。随着法兰西陷落,泰国首相銮披汶·颂堪(Plaek Pibulsonggram)少将认为这是出击法国、夺取在朱拉隆功大帝时期陷落的领土的大好时机。
在另一面,法国本土的陷落造成殖民地政府的空前紧张局势。法属印度支那感到孤立无援。日本在1940年9月侵入,殖民地当局被迫容让日本在当地建立军事基地。这种绥靖行动更坚定了匹汶政府对法开战的决心。

ThailandWithFlags

双方军力对比
法属印支殖民军大约有15000人,其中12000人是法国人。编制中包括了51个步兵营、两个炮兵团和一个工程兵营。法军严重缺乏坦克,他们仅能用20辆老旧的雷诺FT-17坦克对抗泰国的134辆坦克。
法国空军(Armée de l’Air)在此地区拥有大约100架飞机(其中60架能被认为达到了一线作战水平),其中包括30架伯特兹-25TOE,4架法曼-221,6架伯特兹-542,9架摩兰-萨尼厄M.S.406,和8艘劳瑞-130飞艇。
泰国皇家陆军是一支装备相对不错的部队,总兵力60万人。编制划为5个军,其中最大的是拥有5个师的布拉法军。有最高统帅部独立指挥的部队包括两个机械化骑兵旅,一个炮兵营,一个通信营,一个工兵营和一个装甲团。炮兵部队装备了一些老式克虏伯和较新式的博福斯榴弹炮以及野战炮,装甲部队拥有60辆卡登—洛伊德和30辆维克斯6吨中型坦克。
泰国皇家海军包括两艘岸防卫舰,12艘鱼雷以及四艘潜艇,实力不如法国殖民地海军,但是如果在近海作战中,泰国皇家空军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超过了法国空军。泰国皇家空军一线力量包括24架三菱Ki-30轻型轰炸机、9架三菱Ki-21中型轰炸机,25架霍克75N歼击机,6架马丁B-10中型轰炸机以及70架O2U海盗轻型轰炸机。

战事开始
当1940年末曼谷反法民族主义示威热潮高涨时,湄公河边境上小规模冲突不断。泰国空军持续对万象、诗梳风(Sisophon)以及马德望进行毫无阻拦的昼间轰炸。法军的报复性轰炸所造成的破坏却不大。泰军的俯冲轰炸技术,在法国印支总督让德句(Jean Deceaux)上将看来,完全是富有作战经验的飞行员所为。
1941年1月初,泰国的布拉芭军和依善军向老挝和柬埔寨发动了反击,法国人抵抗顽强,但是大部分法国军队被装备更好的泰国军队横扫。老挝被轻而易举的拿下,但是进攻柬埔寨却绝不是那么简单。1月16日,法军在泰国控制的Yang Dang Khum以及Phum Preav两个村落发动了大规模反击。将战争推向了高潮。但由于过分繁琐的命令以及根本不存在的情报工作,法军的反击很快就被粉碎。法国人随后撤退,但因为泰军前线装甲部队受到法国外籍兵团的榴弹炮火压制而无法实施追击。
法国陆上形势严峻,德句上将命令舰队出击,进攻泰国湾。1月17日早晨,法国海军在大象岛(Koh Chang)附近截住了一支泰国海军舰队。法军在战斗中击沉了两艘鱼雷艇和一艘海防舰。
主条目:大象岛海战
1月24日,泰国轰炸机轰炸了法国在暹粒(Siem Reap)附近的机场,这是这场战争中最后空军战斗。最后的泰国军事行动预计在1月28日由泰国空军执行,计划用50轰炸中队的马丁轰炸机轰炸诗梳风,60战斗机中队的霍克75N提供掩护。日本安排了停战事宜,总停火于1月28日10时正生效。在5月9日,双方在东京签订和平协定。法国在日本的威胁下放弃了争议领土。

后记
冲突的结局是泰国人民将这次战争看作銮披汶的个人胜利。泰国第一次向西方国家要求割地——尽管是一个虚弱的西方国家。而对于法属印支的人民来说,这是对他们在法国陷落之后的孤立的一次警告。当一个雄心勃勃的邻国进攻时,法国殖民地却因为没有支援而无法组织反抗。然而泰法战争真正的获利者是日本,他们借此机会增强了自己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日本人从几个秘密协定中得到了泰国政府将对日军入侵缅甸和马来亚的支持,然而銮披汶本人却是多变的。他寻求英美的保护,以防日本入侵。
1941年12月8日,日军在入侵马来亚的同时入侵泰国。
战争结束后的1946年10月,法国临时政府以反对泰国在联合国的成员地位相威胁,索回了西柬埔寨以及两个老挝的被包围领土。


  • -

马亚克斯号事件

马亚克斯号事件: 是1975年5月12日至15日,美军解救一艘进入柬埔寨宣称90海里领海的美国商船马亚克斯号而发生的夺岛战斗。通岛是美国的越南战争最后一场战斗发生地,也是美军与红色高棉军队唯一的陆战。1975年5月15日,美国海军陆战队搭乘美国空军的CH-53直升机突击柬埔寨的通岛,意图解救美国集装箱船马亚克斯号船员。马亚克斯号在从香港至泰国的航行中,进入了柬埔寨宣称的90海里领海而于1975年5月12日被扣留。通岛战斗发生时,马亚克斯号船员已经在柬埔寨陆地本土上,并不在通岛;并于5月14日被柬埔寨政府通过广播电台宣布释放,用一艘泰国渔船运到外海移交给美国军舰。 但通岛战斗仍然按照原计划于5月15日打响。战斗中,柬埔寨军队的守岛人员击落3架CH-53“海上种马”大型直升机,美军陆战队员中15人阵亡,3人被红色高棉处决(美方说法)。美军估计柬埔寨有13-25名军人阵亡。5月13日,参与行动的一架美军CH-53直升机在泰国因机械故障坠毁,机上23名军人全数死亡,因此History Channel等媒体称这次事件美军共计死亡41人。

450px-MayagüezIncident1

各国反应

柬埔寨
1975年5月15日,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即红色高棉政权)的新闻和宣传大臣、政府发言人符宁发表声明,揭露和谴责美国军队武装入侵、轰炸柬埔寨的威岛、通岛及附近领海。

越南
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即北越河内政权)于1975年5月15日“强烈谴责”美军入侵通岛,并宣称
“并且坚决支持柬埔寨人民行使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新闻宣传部一九七五年五月十五日公报所指出的保卫柬埔寨领土、领空、领海的不可侵犯的权利”。
1975年5月16日,越南南方共和国(即越南南方的“越共”政权)外交部发表声明支持柬埔寨抗击美军对通岛的侵略。

中国
《人民日报》刊载了副总理李先念的讲话、柬埔寨政府的广播声明以及题为《赤裸裸的海盗行径》的社论:
“柬埔寨人民为了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对闯入柬埔寨领海的美国‘马亚克斯号’船加以扣留查问,这是完全正当的自卫措施。”

泰国
泰王国政府在这场危机中保持中立立场,反对美国使用泰国境内的烏打拋皇家海軍飛行場执行通岛战斗任务。但是美军利用越战期间形成的与泰国军方的特殊关系,无视泰国政府的立场,未经泰国政府允许使用该基地。5月15日泰国外交部长差猜宣称:
美方“侵犯了作为友邦的泰国”,泰国政府“将着手对泰美之间的所有关系和义务,一切形式的联系和义务,无论它们涉及经济还是军事事务或者其他,进行研究和审查,以便纠正这些联系和义务,使之适应目前形势。”
泰王国首相克立宣称:
“如果美国不理睬抗议,必须采取其他措施。我们无法保持超然,因为事关我国的尊严和声望”,并号召泰国民众和平抗议行动。

美国
美国国务院对泰王国政府的外交交涉,正式答复泰方:
对由此引起美泰之间误会、给泰国政府带来麻烦表示遗憾,声明美国坚持尊重泰国的主权和独立,不再重演此类事件,并盼望与泰国政府友好、和谐地进行合作。
美军在1976年7月全部撤离泰国。


  • -

  • -

为什么柬埔寨人这么恨越南人?

1970年 朗诺将军发动政变后,金边与各省市也掀起柬埔寨人的反越情绪高潮,并打出“打安南佬”“驱安南仔”等的排越愤怒,当时侨柬的越南人不少被杀,其余的被迫回国,而在红高棉时代,还留柬的越南侨民全部被杀,最近,柬埔寨最大的反对党救国党在2013年期间的大选宣传也打出“驱散越南非法移民”等等岐视越南的口号,以争取民心,为什么柬埔寨人这么恨越南人?其实有近因也有远因,近因是在于1979年至1990年,越南军队帮助柬埔寨人出来反抗并成功的推翻了残暴的红高棉政权,并驻军柬埔寨,而远因,大家一起打开历史看看吧!

根据史书记载:柬埔寨建国于1世纪,古称扶南,7世纪后与真腊合并,9世纪之后又迁都吴哥,国力日盛,并占据了中南半岛,称之为高棉帝国,14世纪国力衰弱,又因西方的南诏泰人兴起,泰人几次占领了吴哥城,柬埔寨国王最后迁都金边,从此柬埔寨处于内患外忧,邻国不断侵略,16世纪今越南的广南南阮氏兴起。早在越南黎朝圣宗时代,越南与占城之间边境冲突不断,圣宗亲征攻陷了占城国都阇盘,将占城分裂为华英、南蟠、占城三个朝贡小国。受到中华思想影响,越南历朝都将占城、真腊(柬埔寨)等民族视为蛮夷,不断施加压力迫使其臣服,以归王化。以夏变夷,从阮潢入镇顺广开始,南阮也秉承黎朝的国策,不断蚕食占城国家的土地。1611年,阮潢南征华英国,在占领地建立富安府。1653年,占城人攻击富安府,反为南阮军击败,南阮又开辟了泰宁府。至此,占城人的土地已经所剩无几。在1693年,南阮阮福淍又借故挑衅,发兵将占城国王、大臣掳走,在占城的极南国境设置顺府,将占城古国彻底消灭。占城这一缓冲地带消失,南阮与柬埔寨直接接壤,之后柬埔寨成为暹罗、南阮争雄的舞台。在1620年左右,广南国主阮福源将女儿阮氏玉嫁给了柬埔寨国王吉·哲塔二世(作为聘礼,柬埔寨王于1623年允许越南人在普利安哥地区(今西贡,胡志明市)建立城镇。1658年,广南国主阮福濒曾发兵3000干涉柬埔寨王位的争夺,迫使柬埔寨臣服。此后,围绕王位,真腊国发生多次夺嫡之争,每逢柬埔寨内乱,南阮与暹罗泰人总是不失时机地介入其中,出兵帮助其中一方登上王位。1674年,柬埔寨再次爆发王位之争,阮福濒出兵制服柬埔寨,立匿螉秋王子为王、匿螉嫩世子为副王,将柬埔寨一分为二。1700年,南阮发兵驱逐匿螉秋,占领柴棍及湄公河附近的土地。1732年,南阮占领嘉定西部。以后,广南国主还利用干涉王位继承的机会,接受柬埔寨国王的献地酬谢。在出兵攻掠之余,广南国主还利用中国明朝移民帮助蚕食柬埔寨土地。明朝灭亡后,因清朝的统治者是满族,他们在中国易服蓄发,使中国南方汉族不愿臣服于清1671年,明朝遗民莫玖率众南来,他在柬埔寨地区开垦荒地、建立城镇,此地被称之为河仙。1708年,莫玖迫于广南国主的压力,向南阮称臣,阮主阮福淍封他为河仙总镇,允许河仙自治。莫氏披荆斩棘开发的河仙,当时已有海上乐土之称,西方国家称之为‘莫氏港口国’,广南国主就此不劳而获地将之纳为属地。1679年,明朝遗臣杨彦迪及陈上川将军带兵3000南逃,请求广南国主阮福濒的庇护。阮福濒就指示二人前往柬埔寨地界,二人就迫使柬埔寨国王将下柬埔寨的东浦地区分给他们。经过明朝遗臣的经营,东浦日渐繁荣。1698年,这两位明朝遗臣死后,广南国主直接控制东浦,委任大臣阮有镜在该地设置嘉定府,同时招徕流民到本地开垦,又将当地明朝遗民编为“明乡社”、这样,广南国主借明朝遗民之手控制了嘉定。公元1834年(清道光十四年;越南明命十五年),越南明命帝以“保护”柬埔寨国王为名侵占柬埔寨,派遣大将张明讲和安江巡抚黎大纲驻守南荣城(今金边),为柬埔寨国王匿螉禛无嗣病死,故此在公元1835年,张明讲奏请立匿螉禛之女为“玉云公主”(后来又将她废为美林郡主,掳往嘉定(今越南胡志明市)幽禁。然后在柬埔寨地区实施改土归流,将柬埔寨全境改称为镇西城,金边改为南荣府,派遣钦差大臣黎文德、尹蕴为副大臣,巡抚嘉定府副谢汉杰,杨磊将军直接统治柬埔寨,设置32府2县,委派越南官员治理,越南军队并驻扎在柬埔寨各地。由于越南阮朝深受中国文化影响,所以越南一直视柬埔寨、暹罗等国为未开化的蛮夷,因此阮朝首先援引占城国旧例,在柬埔寨地区厉行越南化政策。柬埔寨人首先要改汉姓,写汉字,并还逼迫柬埔寨国王改用汉姓汉名,还将柬埔寨各地方换上汉语名字,并在以柬埔寨人为主的守备军中,安插越南籍官兵,并以“改善交往”为由,强迫真腊人学习越南语与汉字。此外,阮朝亦逼使柬埔寨百姓易服蓄发,以及采用越南百姓的风俗习惯,包括真腊百姓需要穿着褐色或黑色的交领布衣和长袍,柬埔寨本地官员必需穿戴越南官员的纱帽圆领,并强制真腊男子梳越南人的发式,像越南男人般蓄发绾髻。在经济方面,阮朝企图以越南式的封建农业经济取代真腊传统的农耕模式,经常以军事需要为名,对柬埔寨全境的土地、户籍、水利设施进行登记,收取赋税,并强征柬埔寨人服劳役。另一方面,对于柬埔寨百姓信奉的上座部佛教(亦称南传佛教),阮朝亦对其不抱好感,下令逼使当地僧侣还俗,也下令毁坏上座部佛教的寺庙。要柬埔寨人改信北传佛教。但消化柬埔寨领土的过程并不像占城国般顺利,柬埔寨经常外结暹罗争取复国,当时阮朝名臣张明讲、阮公著及黎文德不时领兵讨伐柬埔寨境内叛民,令阮朝疲于奔命。绍治元年(公元1841年),阮朝维持柬埔寨的占领已是捉襟见肘,朝臣奏请撤废镇西城,绍治帝(阮宪祖章皇帝)准其所奏。张明讲,谢汉杰,杨磊等人对失去柬埔寨表示自责,在向绍治帝上书谢罪后服毒自杀。绍治七年(公元1847年),阮朝军队全部撤出柬埔寨。所以从此以后柬埔寨人对越南人憎恨一直至今。

 

timg images (4) images (3) download (4)


中文-柬埔寨文翻译

近期评论